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色动物园】——TRICKS

再见,孙悟空。

 
 
 

日志

 
 

朱家过道  

2011-02-20 02:16:24|  分类: 甲骨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道             guòdào          passage


  (1) 通向某地的或两点之间的通道


  (2) 走廊,回廊,一般有顶的通道,尤指通到分隔间或房间的走廊(如旅馆中或有些类型的火车上)
  
  (3)两排座位(正厅与侧廊或前排与后排)之间的通道
  1、新式房子由大门通向各房间的走道。
  2、旧式房子连通各个院子的走道,特指大门所在的一间或半间屋子。

 

 

一大堆搬运工人在这个房子里进进出出,不断把里面的东西往楼下货柜车里堆积;房子倒像是宿醉的人,将肚子里的东西一点点的吐出来。

朱成空坐在过道边上的一张塑料凳子上,抽着烟,静静的看着这间老房子变得越来越空。

他要搬走了,住过这间老房子的最后一个人,终于也要搬走了。

七八年前,这房子只有朱爹朱娘住;父母逝世后,兄弟姐妹们更是分散到各地居住,这老房子也就这样闲置下来了。

朱成空今年也得有四十出头了,而这老房子只比他小不到五岁。

天气很冷,窗户都没有打开,所以烟雾在过道里形成莫名的形状,在朱成空头顶慢慢盘绕着。

他看着这薄薄的烟雾,有点出神,好像回到了从前.....

 

 

 

 

 

 

朱爹叫朱佑家,朱爹的爹帮他改这个名字就是保佑朱家一家老小的意思;

朱娘叫万青青,万姓很霸气,青青却亲切了许多,幸而朱娘走了“青青”二字的亲切风而非“万”的霸气风。

朱爹朱娘一个是男中医,一个是女教师,三十多年前从乡下来到了这座城市,租下了这间当时还不老的老房子。

房子并不大,但在这对年轻人的悉心打理下,也变得井井有条,所以朋友们都喜欢来他们这里坐坐。

但他们不会在客厅坐——其实那豆腐干一般大的的空地并不能说是客厅——而会选择在这个过道处坐。

喝着绿茶,吸着香烟,看着窗外淡蓝色的天空,年轻人的梦想在这里翱翔。

 

 

 

 

后来,朱爹朱娘生下了朱家兄妹——当时都还不叫成明、成空、成贤、成虹,而是朱一、朱二、朱三、朱四。

所以要吃饭的时候会听见朱娘霸气十足的一声嗓子:“一二三四!!!!吃饭啦!!!!!!!!!!!!”

四个小鬼头,不对,四个小猪头就会紧紧的挤在小圆桌前,你来我往的抢着桌上不多的饭菜。

吃完饭,四个小猪头会在客厅写作业,如果朱爹想要吸烟,就只能走到这个过道上,对着窗户外一轮或圆润,或半缺的月亮,吞云吐雾。

烟雾就会在矮矮的屋顶处,盘绕成一个略显圆形的形状。

 

 

 

 

 

后来的后来,一二三四都长大了,不再是四个小猪头了:朱一成了成明,和朱爹一样成了中医,朱三成了成贤,努力当上了一个小小的公务员,朱四成虹奋斗在高三,而朱二成空,则跟着一个老师傅学习印刷,每天早出晚归的,很是累人。

但这段时间的过道,却成为了他心中最美好的回忆。

每当成空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但朱爹总是会起身帮他开门,还会下一个热滚滚的素面给成空吃。

听到声响的成明和成贤也会起床,一个披着一张薄薄的小棉被,一个穿着一件大的夸张的军外套,靠在过道的墙上,一起聊天。

这个狭小的过道里,四父子紧紧的互相挨凑着,聊着这样那样话题,谈着你的我的人生。

在这里,他静静的听着父亲描述当时解放战争和中国成立的胜状,听着朱一说着当时文革的种种惨状,听着朱三讲述和单位恶毒上司的斗法,听着他们讲朱小妹的烦恼和压力,听着这些那些的事儿......

在这条小过道里,他度过了他人生中的一小部分,但这一小部分却成为他极其珍贵的部分。

因为在这里,他学到许多:即便前面再怎么艰难,你也要咬紧牙关地坚持下去;痛苦和历练只是上天给你的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测验;面对强权,不要舍弃你的膝盖和尊严;压力趋势人们向前...........

他无法忘怀过道中,父亲吸着烟望着他的神态:头发的边际已经有些发白,眼角处的皱纹随着一口烟时隐时现,吸烟的时候一不小心还会呛到自己,咳嗽一声又一声。

父亲老了。

但每当他深夜归家的时候,朱爹还是会爬起身来,煮碗素面给他吃。

素面的热气和父亲的烟雾交际在一起,在天花板上架起一张小小的高地。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

朱爹和朱娘都逝世了,兄妹几个也没人愿意留在这个僻静的老房子里住,也就都搬了出去了。

只有朱二还守在那,虽然是不是不回家吃饭,但他毕竟还是住在这的....

 

 

 

 

 

 

 

“先生?先生?”

一个声音打断了朱成空的一支烟和一段回忆。

“不好意思,就差这凳子了。”搬运工人说。

“噢。”朱成空让开身,让搬运工人把凳子拿去。

 

 

 

 

 

 

 

 

物是人非事事休。

看着极其空荡荡的房子,朱成空想:“被带走的,并不是什么书,而是我的回忆,我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