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色动物园

Black.Tricks

 
 
 

日志

 
 

摸头与洗头  

2013-09-30 14:48:48|  分类: 甲骨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现在在一家名为“刀锋”的发廊里,享受着25元的洗剪吹服务,帮我洗头的洗头小弟,叫阿通。
“帅哥是XX人?”“你怎么知道?”
聊天之中,我发现他不仅是是我的老乡,而且我们还曾经读过同一个初中:只不过我比他大一个年级,而他初中毕业后就没再读书,四处打散工,每年的校友会他也就没再回去过,所以也就没机会相互认识。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平时洗头的时候我都不怎么喜欢聊天,这次遇到阿通,话倒是多了起来。
往后的日子,无论是剪头发还是单纯过来洗头,我都会找阿通帮我洗;性格内敛的我在这个城市朋友不是很多,难得遇到一个能聊天的人。
“洗头现在只是我的副业,我是来这‘实习’的。”
“副业?实习?”
“嗯,是啊。我的主业是摸头。”
“摸头????”
原来在阿通流浪到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身上钱花光了、饿得快晕死过去的时候,是一个留着山羊须的老相士救了他,给他吃给他穿给他住。他感恩戴德,便拜这个老相士为师。老相士也帮人看相,不过他看的部位和一般人不大一样:一般人看手相,看看掌纹什么的;老相士看头相,而且不仅要看,还要摸,从头顶发旋处开始摸起,顺着头颅的不同形状,一边摸一边口中叨叨絮絮:“三十六个小周天,七十二个大周天,杨门摸头,前世今生,财运亨通,桃花盛盈,健康长寿.....”
就这样,阿通跟着老相士混吃混喝.......不对,是飘荡江湖。老相士把自己的功夫都细细教给他,他不是一个聪明人,但够勤奋,所以学得虽然不算快,却也不会令老相士太过失望。
 
 
某日,师徒二人正借对方的头练习之时,阿通忽然问老相士:“师傅,我是不是有一个师母啊,她是不是姓白啊?”
“你怎么知道??”老相士大吃一惊。
“我也不知道,刚刚在帮你摸头的时候,脑海里老有一个女人飘飘荡荡,她没说话,只是穿着白衣,我就随口说说。”
老相士急忙让阿通再摸多几次,摸完之后再说出摸之时都看到了什么;果然,阿通所说的内容,与老相士当下脑海里所想,无半点误差。
“老伴,上天有灵,我苦等多年的小灵儿终于来啦。”老相士老泪纵横,仰天长啸。阿通只当自己师傅是疯了,急忙把跪在地上的老相士拉起来。
“阿通,来,把这戴上。”老相士从自己的黄布袋里,拿出一条项链:一条黑色的麻绳系着几个用木头坐的羊头。“戴上之后,你就是我‘杨头门’的第十三代传人,往后行走江湖,遇到同道中人,亮出此物,自有人照应。”
似懂非懂的阿通戴上了项链,心里却想着刚刚藏的那只凤爪究竟要不要拿给师傅还是自己私吞算了。
客观来说,老相士的生意还是不错的,每日总有一两个中老年妇女帮他们的一日三餐买单;但看相这种事就和老中医是一样一样的,甭管你技术如何,资历不够只能靠边站,所以阿通学成之后,到现在也只摸过几个头而已。
阿通着急,老相士更着急,须知这专业水平要知识理论和实践作业相结合才有提高,这样一天天下去,阿通的灵性倒是要浪费掉。
 
 
某日,老相士把阿通领到一条街上,指着墙上的一张告示,让阿通念。
“本店诚招高级洗发技工三名,不论工龄,不论经验,食宿全包,女性优先,薪酬面谈。”阿通一字一句细细念出来。
“好,很好,为师要你进这家店。”
阿通“扑哧”一声跪下了,瞬间泪流满面,抱着师傅的腿问:“师傅,您是不是嫌弃徒儿笨,不要徒儿了.....”
“哎呀,你起来起来。俗话说得好,‘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咱这‘杨头门’的功夫全建立在一颗颗头上,你这十几来天才摸得一两颗头,功夫怎能见长?为师要你进这理发店,就是要你在当洗头工的时候,多摸摸不一样的头,多锻炼自己的功夫,懂了吗?”
“嗯。”似懂非懂的阿通擦掉了眼泪,看了一眼理发店的招牌:“刀锋”。
 
 
“哦,原来你刚才猜我的事猜得那么准,原来是你摸头功夫在起作用。”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只知道有时候摸着别人的头,脑海里就不由自主会浮现一些属于那个人的想法。”
“那你师傅呢?”
“自从我进了这家店,师傅就很少来看我了,偶尔他会站在街角,抽着烟远远地看着我,却也不进来。”
说这话的时候,阿通的眼睛是看着大门外的,像是在找什么人似的。
 
 
因为这门“独门”功夫的原因,阿通总是能猜出客人对于他洗头时的力度、穴位的想法,进而改进自己的手法;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总能猜出客人当时在想些什么,聊天时总让对方觉得遇到知己的感觉,洗头变得不仅仅是一个流程,更像是一种交流。
慢慢地,来找阿通洗头的人越来越多,他的收入和业务量相挂钩,于是收入变得越来越多。店长也喜欢他这个员工,更喜欢他带来的经济效益,于是开始教他发型设计中更高的技巧:染发、焗油、单剪、发型设计等等。阿通是个勤奋的好孩子,店长教什么他都牢记在心,所以技艺颇有见长。他从洗头小弟慢慢升级到了初级发型师。每当阿通开始帮客人理发时,他总会用双手在客人的头上来回抚摸,不用客人太多形容,他就能完美无缺地把客人脑海中想要的发型给剪出来。“复制师”阿通的名号开始广为传播,“刀锋”的生意也因为他而火红起来。
后来,我被公司调到别的城市工作三年,这三年内我也就和阿通失去了联系。


三年后,我终于回到了这座城市,我又一次进到了“刀锋”。
“您好,先生,请问有没有预定的发型师呢?”
“我找阿通。”
“阿通.......?您是指我们的店长Tony哥吗?”
“Tony哥?”头发湿漉漉的我坐在椅子上,看到了一个和以前完全不同的阿通:留着一头黑人玉米头,下吧留着山羊须,黑衬衫挡不住里面壮硕的身材,唯一不变的,是他那真挚的眼神和不由自主就在你头上摸来摸去的双手。
“行啊,两年不见变店长了。”看着三年前那个又瘦又黑的土包子变成现在这个模样,我不得不感慨岁月改变人。
“嘿嘿,不敢当不敢当,还是老样子?”“嗯,就那样剪吧。”
聊天中,我了解到了这两年阿通都是怎么奋斗过来的:从初级发型师慢慢累积经验和人气,在店内的业务考核中取得第一名的成绩,晋级到高级发型师,申请到日本进修,完全不懂日语的他在东京磕磕绊绊取得了证书认可,回国后参加各种比赛都取得不错的名次,又再一次升级到设计总监,直到前段时间,老店长调任总店,他终于升级成店长。
“那你师傅呢?”
“.....”阿通手中的剪刀顿了顿,“晚上有空吗?升职了还没请你吃饭呢。”


"也就是说,从你升上店长那天起,你师傅就再也没见过你了?“
”嗯。“喝下最后一杯生啤,浑身酒气的阿通摸了摸自己的头,说:”升为店长那天,我给大家放假一天,店里的员工们拉着我就往ktv去。走出店门的时候,我看见街角处有一个老人的身影,刚想上去看清楚是不是师傅,他就转身走了,我也就没留意。第二天我去了师傅的老窝,想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却发现房子已经被拆了。打他手机也关机,去问道上的前辈,大家都说没看见。我在城市里拼命地跑,却始终找不到。“
那顿酒喝得阿通愁上愁,半夜三点多我扶着他走出酒吧。
“先生,要摸头吗?前世今生,财运亨通,桃花盛盈,健康长寿。”马路边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搬着一张板凳坐在那喊。
“你看看........居然遇到同行了哈哈......”阿通一屁股坐在小男孩面前,“来吧,帮我看看我的运势如何。”
小男孩的两只手还没有阿通的脸大,一头乱糟糟的玉米辫被摸得乱七八糟。摸头的过程中,阿通忽然看见了小男孩身上的一条项链:一条黑色的麻绳系着几个用木头坐的羊头。霎那间,他整个人定住了,像被人点了穴似得。
“你是不是叫小通啊?”小男孩问。
“嗯。”
“师傅让我和你说:吾甚好,汝勿忧,不同道,苟相忘,自顾行,须努力。”
小男孩的话还没说完,坐在地上的阿通已经抱着膝盖,痛哭流涕,嘴中念念叨叨着:”三十六个小周天,七十二个大周天,杨门摸头,前世今生,财运亨通,桃花盛盈,健康长寿.....“

 
小男孩临走前,阿通把身上的钱都给了他。
”谢谢师兄。“这也是小男孩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往后的日子里,阿通一直在努力学习,增长自己的技艺,从分店店长、区域总长,一直升到了省总店高层,偶尔他回来的时候,我们还会约出去吃饭。
而只要他在路上遇到摸头的相士,无论男女老幼,他都会停下来请相士帮他看看相。
大多数是招摇撞骗的,但只有一个小男孩说过的一段话最为准确:
”这位先生,你呀,这一生大富大贵,做的是刀尖上的买卖,但这一切都来自一位姓杨的贵人。但你们的缘分却不深,只有蜻蜓点水而过,所有缘分从头而来,却也由头而终。“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