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色动物园】——TRICKS

再见,孙悟空。

 
 
 

日志

 
 

2016年 | 我不确定我是26岁、6岁,还是-4岁  

2016-12-30 00:48:12|  分类: 某猩的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所谓年终总结和未来展望,在我看来始终是一件俗气的事,且大部分撰写人都在为前者“易容”、为后者“化妆”,真实性与可靠性皆非常有限。
所以与内心的自我,我们也达成了共识:不强求,不掩饰,放开控制,任由脑子通过指尖这一介质,与文字产生自由的联系。
即便它不完美,即便它不成熟,可那就是我。
 
 
2.
我时常会想,2016年的我,究竟是26岁、6岁,还是-4岁呢?
从人体生理的角度来讲,自打1990年出娘胎以来,我实实在在地存活了26个自然年;可如果从人格的构造,我却认为自20岁以后我的人格才逐步完善,宛如一个懵懂的6岁儿童,被这个社会不断教育着;但当我从男性的成熟这一点来判断,我距离“三十而立”却还有4年的时间,仿佛上天恩赐给我这么一个不成熟的人一次窥见未来的机会,多多见识何为一个成熟男性所为。
我第一次觉得我的生产日期需要重新思考。
 
 
3.
有一次,和木木马也聊到对小孩的教育观,我是这么讲的:
除了基本的三观正、身体好之外,我可能不会教我的小孩太多方向、技巧上的事情,我将给他灌输一种名为“选择与承担”。
人,生而自由,自由是人生中至高无上的快乐,而自由源自于你的选择与承担。
你可以选择严谨,也可以选择洒脱;
你可以选择健谈,也可以选择寡言;
你可以选择万花从中过,也可以选择片叶不沾身;
你可以选择一切你想要的生活方式,只要在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你可以尝试着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但与此同时,你也得必须承担,承担你做出选择后人生的给予、社会的反馈,而无论这份承担理想与否,有没有达到你的预期,你都必须百分百地接受它。
在选择与承担之间,达到人生的平衡,进而感受到自由的快乐。
 
 
4.
那,对我自己来说,26、6和-4岁,是否也是我的选择与承担呢?
是的,我相信是的。
我选择了每一天好好吃饭、好好上班、好好睡觉,并且接受这些选择背后的承担,于是我在每一天深夜的0点到来之际,在那一秒钟的瞬间,获得了明日继续苟活的权利;我选择在20岁后的6年里,任由自己的个性在社会中跌宕,笑过哭过,奋起过跌倒过,争取过放弃过,逐渐成为一个有自己标签的“6岁大儿童”;我选择接受自己-4岁时的幼稚与现阶段的不甚理想,于是承担着现实与梦想之间的差距,一如既往地默默前进着,希望在30岁的时候能达自我期望。
 
 
5.
我的人生观是“选择与承担”,所以我“认为”即便再多不如意,我也选择不抱怨,再多不理想,我也默默地承担。
但我现在有新想法:“不抱怨”,其实也是一种抱怨——当某个人选择某个态度或行为,并不断强调它,试图去突出、宣扬它时,其实就是在向大家强调“大家快来看啊喂我正在做这件事呢快点来表扬我。”
看看你身边,那些真正不抱怨、认真过好每一天的人,其实从来没强调过这一点,对不?
在这一点上,我还需好好磨练自己的心智。
 
 
6.
如果用理性的手法来分割一个人的成功,我认为是想法、方向、内容、渠道、资源、运气的有机结合,六者缺一不可。
我偶有想法,方向却常常变化,内容也时常出现上限下限跳tone的状况,渠道未能好好打理,资源总是没能得到好好调配,运气也因此不是特别眷顾我。
要我说,一个没能做好计划的人活得磕磕绊绊,也是自然的了。
 
 
7.
“如果非要我说我的2016年,有什么改变的话,我想就是正面面对并承认了自己是一个记仇的人,因为从前的我还是比较伪装的,一直装着自己是个老好人,试图在每件事上都和和气气,希望给人一种“这个人真的很nice”的印象。
记仇,往好了讲,就是记性好、记事清,特别是与自己相关的种种不如意;但往坏了讲,就是一个人的胸怀不够大。我承认,我一向来就不是一个胸怀天下,有容乃大的人,但,谁又有资格要求每一个人都做圣人呢?不是我的我分文不要,是我的我据理力争,特别是涉及到个人自尊及个人价值方面。”
以上这段,是我很久之前想敲下来的语句,但写完了,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中二。
我没删掉它们的缘故,是希望留下来,以后每次见到,都能警惕自己。
另外,希望能记仇与记恩能并重。


8.
我很缺伯乐,很缺很缺。
自身一直身陷混沌状态,总是觉得没能看到远方,所以一直很希望能有一个伯乐,多多指引我前行。
为此,我希望我的2017能履行一个准则——“己所欲,施于人”,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尽量去帮助别人,因为我知道那种“手握二百五,胸怀三千万却甚少人能帮到我”的青年烦恼是怎样一种感觉,所以我希望能用我绵薄之力去帮别人。
仅此而已,别无他想。


9.
有时候我会想,是我不会聊天呢?还是频道频率调错了?
因为自身社交能量有限,人际交往分寸感一般,也没有太多向外扩展交际网的欲望,一直以来我与陌生人甚至身边人的相处都是客客气气的,很少能有深交的友人;偶有,也大多是听对方倾诉为主,同时甚少人能给我聊天的欲望,让我试图聊到自己内心向往的诗和远方,所以总感觉自己的频道是不是调错了,以至于没能遇到能聊得尽兴的朋友。
回过头来讲,是不是这个社会已经试图封杀我们这种没有交友欲望的人呢?
不了解,却也不想了解。


10.
眼看着17年的春节又要来了。
16年的春节,怕是我二十多年来最糟糕的一个过年了,工作、爱情、家人,一切不甚理想,不谈也罢。
期望,期望17年是一个好年。


11.
这是一个拥有很多别名的时代,你可以叫它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后信息时代、互联网时代,甚至社交网络时代。
但,无论取什么名,它都是一个信息过剩甚至泛滥的年代。
在这个时代,我们再也很难得到一个所有人都达成共识的答案,却可以获取一个得票数最高的选项。
围绕着这种现象,种种新气象纷纷跳脱出原有的逻辑框架,群鬼乱舞:民粹、集体狂热、孤独主义、左翼、右翼、混乱善意......
所以一如既往的,我继续对自己提一个要求:
慎群。
在可能的情况下,切记要保持思想的独立性,不要被过多的外界所打扰。


12.
手机是一个有趣的东西,它其实不是通讯工具、移动终端,或社交媒体的输出点。
它其实塑造了一个有你却没有你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每个人只是个人信息的载体,当你没做任何向外释放信号的举措,你在手机的世界里只是一潭死水,没有任何生机。
痴人痴语,见笑。


13.
有人以为我真的叫周某猩,也有人知道但不理解我为何取一个笔名叫周某猩,恰逢这个场合,我讲一下这外号的由来:
无论是古代还是近代,当我试图向别人讲述我的个人意见或事件时,大家都会用“我郑某人”“在下林某人”等这种类似第三人称的称呼来表示自己,所以我就取这个语境,将人字改为猩字,取了“周某猩”这么一个笔名。
其实无论我26岁、6岁,还是-4岁,没有改变的,就是“周某猩”这个事实,它代表了我一直以来试图塑造另一个自己,另一个理想化、完美的自己的想法,这个理想中的自己风趣幽默内涵健谈,是一个既有人格魅力又兼具才华的人物。
我不会停止这种想象,也不会停止自己向这个完美靠近的脚步。


14.
为17年打破往常只有“13小节”的惯例。
在此也做个预告,接下来我会将诸如“食物是胶水,将当时的人物、心情、气氛和记忆,都黏贴在一起”、“瘦了又不等于瘦。——面对夸奖,请保持清醒”等诸如语句,做成一篇篇文章;以及会非常厚脸皮地评选十张我最喜欢的个人作品,反正大伙就喜欢看我自娱自乐,不是吗?
各位,2017年快乐、幸福、安康。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