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色动物园】——TRICKS

再见,孙悟空。

 
 
 

日志

 
 

【3.15更新猩妈修改版本】说一说我家几个可爱的峡山女人  

2016-03-15 10:59:55|  分类: 黑色动物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当别人问我客从何来,我说我来自汕头。

虽然自小在汕头市区生活,但我的家乡是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峡山镇,由此我们就有了一个响亮的称号:潮阳峡山人。

长大后,除了两次在春节举行的大家族聚会之后,已经甚少回到峡山,所以对于“峡山”的认知与印象,更多是来自于我的家人,而非我的祖籍。

我家里有三位“峡山女人”——我的猩妈、二姨以及小姨。民间有个未经证实的传说:潮阳女人说话声音比较响亮,性子比较直,比较能干,也比较“厉害”。究竟是不是呢?

 

2.

说实话,虽然在三位可爱的峡山女人的爱与照顾下成长,但我还真是不了解“峡山女人”呢。

首先,从秉性上来讲,我自认与传统“潮汕人”相去甚远:潮汕人热衷经商、善抱团、讲究人情世故,而我不通商贾、行事独立、为人处世讲究自然而为,所以其实我自己并不是很了解我自己所属的“潮汕人”群体,自然也不了解“峡山人”了。

其次,男人天性中就蕴含着“不了解女人”这一个世人皆知却难以被生物学家发现的基因,所以我自认也不了解“女人”。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就“何为峡山女人”这一问题,请教了我们家中充满智慧的“讲道理担当”——小舅。

 

3.

“乐于做大姐头,无论什么事都带着大家,无论什么事都不会落下任何一个人;对家人的照顾十分周到;如果她觉得你需要她的建议或意见,就算你未必接受她也一定会直言;如果身边的人受到伤害,她会第一个跳出来保护你。”

未必与小舅的原话一模一样,但大致如此吧。

在此我要小小地拍一下我小舅的马屁:他的冷静、处事慎重,受到我们小辈们由衷的尊重,再加以我自小与三位峡山女人的相处往事,所以这个答案我肯定是信服得很。

 

4.

“乐于做大姐头,无论什么事都带着大家,无论什么事都不会落下任何一个人”。

这一点在我亲爱的猩妈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当你讲述一个人物的性格时,必定离不开她的家庭环境与成长背景:

外公外婆有四个孩子,分别是猩妈、二姨、小姨与小舅;在猩妈踏入青春期之前,家里仍居住在峡山老家,直到后来才搬到汕头市区。四个孩子,熟知大多数潮汕或峡山家庭情况的朋友肯定会觉得这户人家的孩子肯定算少的了。

但在搬到猩妈“心中的圣地”——猩妈原话——汕头市区之前,峡山与汕头市区来往一次的难度,丝毫不比现今的春运简单。

直到现在,我妈妈还一直用既自豪又有些后怕的口吻来描述他们放假要到汕头市区她外婆家的情形:从普宁开过来的过路公共汽车,通常都是两节车厢的破旧的汽车,塞满了上百号人,那场景如同印度战斗民族挤火车一样夸张,体验过的人都会知道,挤上车是一件多么艰难乃至恐怖的任务;而对于猩妈来说,这更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任务:别人只要把自己丢上车即可,可她还经常要带着三个弟弟妹妹!

面对这么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猩妈都是怎么做的呢?据她的口述:每次出发要去汕头,峡山车站上车点总是挤满了人头,一个个翘首以待,那场景我估计和鲁迅先生所写的“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差不多;猩妈经过观察,发现过路车一般都是在离上车点大约100米的地方就开始刹车,然后慢慢滑行过来。所以她每次总是站在百米开往的地方等车,车一开始慢下来,她就扶着车门跟着一路小跑,车门一开,她“咚”一声已经上了车,然后从车最后面的窗户,把弟妹一个一个往上抱,外婆就在最后上了车,还经常有座位。

后来乘客们都发现了这个诀窍,就都跑到前面等车,公共汽车司机远远看到这边这么多人,要是停下来那可就难以上车了呢,于是往往会往前多开个几十米,让乘客们跑起来,自然地形成一条上车队列。这个时候我们充满勇气与智慧的猩妈又先发制人了,当她看到汽车即将到来的时候,就带着三个妹妹和弟弟撒开腿跑;跑呀跑,跑呀跑,小孩子跑得快,再加上没带什么行李,很自然地又跑到了队伍前列;车一停。猩妈就像货运工人一般,轻快地将三个妹妹弟弟从车门推上去;等到推完了,车上基本快爆满了,猩妈再像一只手脚利索的猴子一样,两手抓住车门,一个抖索就上去了。整套上车动作完成下来,毫无瑕疵,简约而不简单,将峡山女人的大姐头风范堪称地完美展现出来。

在照顾他人、起带头作用的这一点上,猩妈从来未曾让人失望过。

 

5.

“对家人的照顾十分周到,如果她觉得你需要她的建议或意见,就算你未必接受她也一定会直言”。这一点嘛,则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我的二姨。

如果用一个经典人物形象来形容她,我会选择《FRIENDS》里的Monica:身为家里的妈妈照顾着每一个人,家庭的支柱,凡事要求认真专心,当然在控制欲这一点上,也是如出一辙。

我曾听过她的儿子、我的表弟小马弟说过这么一个状况:

“如果我在家,比方说当我在客厅看电视,她会说:‘怎么不看书?’;

当我在看报纸看书时,她会说:‘怎么不去学习?’;

如果我已经完成学习任务了,她会说:‘怎么不做点课外习题呢?’;

当我连习题也做完了,她会说:‘怎么不多喝点水?’;

当我什么事都做完了,连水也喝了一大杯的时候,她会说:‘来,过来,把舌头伸出来我看看,嗯......好像有点上火,要不要我带你去看看医生?(注:二姨乃医护体系出身)’”

听完“连环扣询问事件”,我哈哈大笑,笑得不能自已;笑完之后,心中却充满了感动:其实那就是母爱!

如果说什么东西最有可能充满整个家庭,那必定是无微不至的母爱了。

 

6.

“如果身边的人受到伤害,她会第一个跳出来保护你。”

小姨是一个热心肠的人,非常非常非常关心家庭中的每一个人,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会以极其热情的情绪第一时间来到你身边,然后会非常热切地问你怎么了;一想起我的小姨,我就想起小学时的一件小事:

少时,些许顽劣,与同学发生争执,打架打得鸡飞狗跳是常有的事。有一回,不记得是怎么回事,一个女生把我的头打破了,基于对女生的忍让,我没有还手,所以鲜血把我校服胸前染红了,令我看起来像一个“残兵败将”。老师把我们两个当事人领到了办公室,打电话召唤家长前来认领、沟通自然是少不了;那天恰巧猩妈与小姨在一块,接到电话后,两人一同来到了学校的教室办公室;当看到我的胸前血淋漓的,脸和手臂被指甲划了几道小口子时,小姨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冲到了我身边,用激动的高分贝一直问我这里有没有事那里有没有事,脸上写满了心疼,然后对着“肇事者”大吼:你怎么能打人?你怎么这样?见多了大场面的猩妈倒是慢慢悠悠地走进来,看了我一眼知道无大碍后,只是笑着摇摇头,就与老师攀谈起来。老师一头雾水:谁是他的妈妈?

哈哈,我顿时给小姨的高分贝镇住了,唯唯诺诺不敢出声。现在想起来,有一个那么关心你的人,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呢。

 

7.

当然,说到这三位峡山女人以及小舅,自然离不开他们的父母——我的外公外婆,特别是我最最最亲爱的外婆。

常言道,父母是孩子小时候的学习榜样,家长的表现很大程度会影响乃至促成孩子人品、性格以及为人处世之道的养成;三位让人称道的峡山女人,自然是深受为人和善的外婆影响的,所以我决定将我的下一篇文章,献给我最最最亲爱的外婆,好好地描绘一下这位“初代女神”。

 

8.

怎样?在看了我的描述之后,你是不是也对峡山女人有了很全面的了解呢?

峡山女人,当你不了解时,你会被她们所谓的“厉害”所镇住,如果深入了解,你就会被她们的顾家、细心和有担当所折服;当你越了解,你就会越发现她们的可爱之处。

9.

最后,谨以此文,预祝全天下的母亲,节日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