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色动物园

边缘动物园 Black.Tricks

 
 
 

日志

 
 

黑色动物园·边缘动物园  

2018-04-30 15:50:26|  分类: 猩猩的猜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黑色动物园,是我Blog的原本名称,而在今天我将它改为“边缘动物园”。



2.
实际上,在我一开始玩博客的时候,我自己都没有对“黑色动物园”这一名称下过什么定义。
或许是天生黑白灰的审美作祟,也或许是少年人的中二情节犯病罢了。
但,到今天我开始明白了。


3.
了解色彩学的人都知道,黑色是宇宙的底色,它无法折射任何色彩,只是安宁地被动接受。
黑色只是黑色,它无法被改变;而无法被改变的人事物,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是边缘人士。
对的,身为“园长”的我,承认我是一名“边缘青年”,所以改名为“边缘动物园”在我看来,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



4.
我的“边缘程度”,倒不至于深陷至黑色地带,只是在确认自我的过程,我时常需要用“边缘”来协助自我:
当别人是用明确的规划框架来描述自己,我只能用“I Don't Like”来去除外界我所不接受的概念,从而确认自我。
就像绘画,大部分人都是用线条、草稿先勾勒出笔下画像的基础,然后再一步步描绘出基础骨架、细节等等,最终成画;就像大部分成功人士,他会规划自己的方向,从而确认每一个阶段性的内容以及执行细节。
但我不是,我从小起就并非一个很明确自己内心想要什么的人(“确认自我”至今深深困扰着我,有时一笑了之,有时寝食不安),所以我只能用我的铁头去碰、去撞,去测试自己究竟不喜欢什么,从而反推出自己是怎样的想法,从而到今天;就像你本来要画一个山脚下小溪边垂钓的老翁,反而先把山啊、水啊、甚至鱼啊都画好了,最后画面上剩下的空位,就是你所设定的老翁。
对正常人而言,这是一个很蠢的办法,但对我而言,有时候却是不得已却唯一的途径。



5.
山本耀司说过,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东西自己是说不清的,只有撞上一些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
大师就是大师,用一句话就把我上一段啰里啰嗦的言语给概括掉了。



6.
关于“边缘”的第二层见解,是我在做事的时候始终拿捏不好“边缘度”,特别是人情世故:
什么情况下我应该多和对方深入沟通?什么情况下我必须谨守本分?当我向对方表达好感的时候,我得做到什么程度才是最佳?当我很难揣测对方的想法时,我要怎么保持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诸如此类的事情,从我6岁开始有记忆起,至今已困扰了二十多年。
悲观的说一句,或许未来几十年它仍会困扰我,乐观说一句,只要它在的每一天,都能提醒我做人须时时谨慎。



7.
除了一味地将目光放在自我身上,我还颇关注“边缘青年”——那些因为自我、因为社会、因为时间或因为空间而不被人完成理解与接受的,我都认为是“边缘青年”。
当《头号玩家》里的哈利迪说出自己创造游戏世界的初衷,是因为与人相处对他而言是一件太难太难的事时;
当东野圭吾笔下的《信》主人公武岛直贵因为“罪犯的亲属”这一身份而被整个社会不断接纳又排斥时;
当《蜘蛛侠:返校季》里的小虫失落地说出:“我在史塔克工业的实习结束了,我搞砸了”时;
当我路过晚上十一点时的广州街头,看见为了生计不得不露宿街头的外地务工朋友时;
当我看见那些我眼中的“边缘青年”时,我都会觉得心头一紧,鼻头一酸。
我理解他们不被社会主流接纳,不得不成为人群边缘的心情。



8.
话说回来,实际上我并不觉得“边缘”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
相对于“慎独”——时刻警惕自己独处时的所思所想,我更注意“慎群”对我侵害——人云亦云的思潮太多,我紧紧抱着一块名为“独立思考”的木板,在社会中漂浮;虽看似随波逐流,但我始终保持脑袋浮出水面,始终坚持要清醒地面对一切。
“边缘”是一种选择,对我而言。



9.
一不小心又讲了很多话来形容自己的内心,其实我有时候也挺讨厌自己的啰嗦。
但没办法,要接受自我,才能活得舒服点。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